<span id='mgoxm'></span>
      <acronym id='mgoxm'><em id='mgoxm'></em><td id='mgoxm'><div id='mgoxm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mgoxm'><big id='mgoxm'><big id='mgoxm'></big><legend id='mgoxm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<i id='mgoxm'><div id='mgoxm'><ins id='mgoxm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fieldset id='mgoxm'></fieldset>
        <dl id='mgoxm'></dl>

      1. <tr id='mgoxm'><strong id='mgoxm'></strong><small id='mgoxm'></small><button id='mgoxm'></button><li id='mgoxm'><noscript id='mgoxm'><big id='mgoxm'></big><dt id='mgoxm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mgoxm'><table id='mgoxm'><blockquote id='mgoxm'><tbody id='mgoxm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mgoxm'></u><kbd id='mgoxm'><kbd id='mgoxm'></kbd></kbd>

        <code id='mgoxm'><strong id='mgoxm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  <i id='mgoxm'></i>
          1. <ins id='mgoxm'></ins>

            前世今生的姻緣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61
            • 来源:新金梅瓶2 国语完整版_新金梅瓶2 国语完整版-视频_新金梅瓶电影
            從前,有一陳姓大戶人傢,因突然的災禍而傢道中落,主人又大病一場撒手歸西,隻剩下母女倆相依為命。

              當時村裡有遊手好閑之人,總上門滋擾,為圖清靜,母女倆遷到外縣,租下一處宅院住下。

              陳氏的小女兒名喚玉娘,時年一十六歲,粉面桃腮,冰肌雪膚,身段婀娜,風情萬種。這玉娘每日深居後房,閑時也習琴棋書畫,小有才情。

              一天晚上,玉娘心內煩躁難以入眠,於是打開琴盒,彈起一支委婉憂愁的曲子。

              一曲完瞭,玉娘一抬眼,卻見身旁站著一個年輕書生,不由嚇瞭一跳,厲聲訓斥: “你這膽大的書生,怎這般不知禮儀?怎可深夜進入本小姐的閨房,還不快快走開!”

              那書生趕忙見禮:“小姐,隻因小生白天偶然看見你在花園裡散步,被你的花容月貌所打動,當時就頓生愛慕,剛才又聽瞭你美妙的琴聲,實在是不能自控,才鬥膽走進來。小姐,春宵一刻值千金啊,你我怎可辜負瞭這良辰美景呢?”

              說著,書生就伸手去捉玉娘的衣袖,玉娘急急閃避,早被剛才的話說得粉面含羞,呵責書生:“你這書生怎這般輕狂,請你自重,趕快離去,不要壞瞭我的名節。”

              書生卻死皮賴臉地說:“小姐若不依從,我今夜就在你屋內不走,讓人知道瞭,看你還怎保清白?”

              玉娘氣得心裡“嘭嘭”跳:“你這惡毒的書生,為什麼要這樣害我呢?你要不走,我就隻有以死抗爭,吊死在花園裡也不會從你!”說著,玉娘就撩起衣裙,往外疾走,那書生慌忙上前一把拉住。

              玉娘見書生阻攔,轉過身來,攥起小拳頭就要照他臉上打去,借瞭燭光,卻見這書生白白凈凈,十分英俊,一時便下不去手,伸出手臂狠狠掐瞭他一把。

              書生不叫痛也不松手,深情地望著玉娘:“小姐,我真心愛你的啊!”

              對著那俊俏的面孔,看著那火辣辣的眼神,又耳邊聽著綿軟的情語,玉娘不由得身體輕飄飄的,險些就勢栽倒書生懷裡。

              玉娘抑住內心的沖動,她拉著書生的手坐到床沿兒,羞澀地說,如果真的喜歡她,就回傢去同父母商量,托出個媒婆來提親。到時,堂堂正正作一對恩愛夫妻。書生一聽非常高興,發誓一定要娶她。

              說完,行瞭禮便與玉娘告辭,玉娘嬌羞含情地牽瞭他的手,把他送到門外。玉娘送走書生,心裡激動不已,頭挨上枕頭就進入瞭夢鄉。

              玉娘睡熟後,卻做瞭一個奇怪的夢,夢中一位老人對她說,那書生本是一個男鬼,姓方,與玉娘乃是前世之緣。老人告訴玉娘,說玉娘在前世叫月仙,與方生青梅竹馬,早就私訂瞭終身,不料到兩人成年後,月仙那個財主父親不同意這門婚事,在方生進京趕考途中派人悄悄害死瞭他;月仙此後再也見不到方生,父親逼她另嫁,月仙初衷不渝,投井自盡。後來,月仙提前超生轉世,生在一個大戶人傢,就是如今的玉娘。

              玉娘一覺醒來,對夢裡的事情半信半疑,一整天心神恍惚。轉瞬又是夜色闌珊,玉娘獨坐閨房,正胡亂地想著心事,隻聽“吱呀”一聲門響,昨夜那書生竟又不約而至。玉娘也不畏懼,問他是不是方生?

              那書生一怔,然後就正色答道: “正是,隻因與小姐乃前世姻緣,前日路過,正好遇見,久相思之苦,見你情切,便於昨夜匆匆來會。但離別日久,恐你性情已非昔日之純情無瑕,乃故作輕狂一試,還請小姐原諒。”

              玉娘感嘆,原來自己前生就與他有夫妻之情的!心間自有幾多歡喜,全不顧及方生乃為鬼身。同時,玉娘也很同情方生的遭遇,被月仙與方生堅貞不渝的愛情深深感染。“方公子,其實我對你也是一見傾心呢,昨夜見瞭你我就很有好感,如今你我又有這前世姻緣,既然如此,我們要好生珍惜呢!”

              方生聽瞭心花怒放,奔過來,捉住玉娘的小手吻瞭幾吻。玉娘早粉面含春,心裡一陣狂跳,於是兩個人相擁著坐瞭,情話綿綿。自此,方生每晚來會玉娘,說不盡的快活。

              玉娘連日來隻圖歡娛,漸漸體力不支,形神憔悴。陳氏還以為女兒身體不舒服,買瞭藥來煎給她服。

              這晚,方生又來會玉娘,二人見面坐下後,玉娘就說如此這般不是長久之計,兩人陰陽隔世,怎得永遠好合呢?她想和方生做一對真正的夫妻。

              方生眼見玉娘日漸憔悴,好不心疼,憐愛地擁緊玉娘,說:“我在陰界這麼久不得轉世,是因為,當初害我那惡人把我埋在野外,還在我身上壓上瞭一塊大石頭。一天沒有人來解救我,我就一天不能轉世。再說,即便一天,我能轉世到瞭陽間,那時,你我年齡相差懸殊,你要等我成年以後我們才能結為夫妻,你能受得這煎熬嗎?”

              玉娘堅定地說:“隻要你能轉世,再苦我也等你。如果你現在轉世,我不過大你十六歲,隻要你那時不要嫌我老就行瞭。你快說,如何才能解救你呢?”

              方生聽瞭很感動,告訴她,在西山腳下,有一棵千年生的古松,從古松往北走二十步的地方有一塊大石頭,他的身體就埋在那下面,隻要讓人把那石頭移走,再將他的屍骨移葬到山坡上向陽的地方就可以瞭。

              眼看天色將明,方生急急離去。玉娘在與母親一起吃過早飯後借口親自去街上買些絲線,陳氏也不生疑。

              玉娘出瞭傢門,使些銀子喚上兩個老誠的農民,直接去瞭西山。到瞭西山下,玉娘果然看見一棵飽經滄桑的古松,她辨瞭方位,從古松向北走出二十步,找到那塊大石頭。玉娘對老農隻說是先祖托夢要她擇地另葬。於是,兩個老農並不多疑隻是按照吩咐辦事。

              那以後,方生就不再來會玉娘,玉娘癡癡地等待。一個月後,附近一個懷孕的老婦人生瞭個胖兒子,老兩口老年得子,樂得合不攏嘴,給孩子取個名字叫金貴。

              玉娘聽說瞭,就借口去看,一看那男孩生得真的同方生十分相像,而且見瞭玉娘就“格格”地笑,傢人很高興,說這是孩子出生後第一次笑。

              玉娘心下明白這必是那方生轉世無疑,心裡狂跳著把小孩抱過來。小孩甜甜地笑著,用胖乎乎的小手抓撓著玉娘的臉,玉臉心裡癢癢的,情不自禁親瞭小孩一口,這一來,小孩就隻認玉娘,別人一抱他就哭鬧,過瞭好一會兒,玉娘才將小孩哄睡著,輕輕放到他母親懷裡。玉娘從此深居簡出,耐心地等待著。

              那小孩子金貴很快就長大瞭,滿街地跑,很招人愛,他對別人都感情一般,惟獨對陳氏母女很依戀,常常一個人跑到陳傢去玩,餓瞭玉娘就給他找吃,困瞭就睡到玉娘的床上。

              後來,金貴長到成年,果然對比他年長一十六歲的玉娘情有獨鐘,深深地愛上瞭玉娘。

              此間玉娘一直未嫁,見成年的金貴向自己求愛,就點頭應允。兩傢都非常歡喜,擇瞭吉日,玉娘與金貴締結瞭姻緣。

              玉娘不知道金貴知不知道前世的事,見他一直沒有提起,自己也就一直沒有說破,兩個人恩恩愛愛,生活得十分幸福。

              後來在玉娘的支持下,金貴考中狀元,作瞭知府,與玉娘的感情更是與日俱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