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rvn2'><strong id='rvn2'></strong><small id='rvn2'></small><button id='rvn2'></button><li id='rvn2'><noscript id='rvn2'><big id='rvn2'></big><dt id='rvn2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rvn2'><table id='rvn2'><blockquote id='rvn2'><tbody id='rvn2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rvn2'></u><kbd id='rvn2'><kbd id='rvn2'></kbd></kbd>
      1. <acronym id='rvn2'><em id='rvn2'></em><td id='rvn2'><div id='rvn2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rvn2'><big id='rvn2'><big id='rvn2'></big><legend id='rvn2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<i id='rvn2'><div id='rvn2'><ins id='rvn2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<ins id='rvn2'></ins>

          <code id='rvn2'><strong id='rvn2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1. <dl id='rvn2'></dl>
          <i id='rvn2'></i>
          <span id='rvn2'></span>

            <fieldset id='rvn2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螺旋剃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35
            • 来源:新金梅瓶2 国语完整版_新金梅瓶2 国语完整版-视频_新金梅瓶电影

            初顯手藝

              民國初年一個隆冬的傍晚,寒風凜冽,大雪紛飛,保定城的街道上幾乎看不到一個行人。守著剃頭鋪的鄭大,正準備關門歇業,突然聽到門外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,他好奇地剛想探出頭去看,一個人一頭撞進他的懷裡,哀求道:老師傅,快救救我。

              鄭大仔細一看,是一個蓬頭垢面的年輕後生,正氣喘籲籲地想在他的剃頭鋪裡尋找藏身之處。鄭大稍一猶豫後,迅速地將青年按在鋪子裡那張笨重的鐵制皮椅上,然後手拿剃頭刀,往掛在墻上的一塊老牛皮上,哧溜哧溜擦過來磨過去,接著懸腕停在半空,突然手一抖,隻見刀上下飛舞,瞬間發絲飄飄。青年隻感到滿面溫熱如酥,神清氣爽。片刻工夫,鏡子裡出現瞭一張幹幹凈凈的面孔。

              青年剛想說話,一陣雜亂的腳步聲,在門外戛然而止。鄭大對著青年,大聲說:好嘞,自個兒去洗洗吧。

              話音剛落,的一聲,一陣冷風灌進鋪子裡。鄭大抬頭一看,一個打頭的紅臉男人,詭異地向屋子裡瞄瞭一眼,望著鄭大問:可看見一個鄉下人來過?

              鄭大搖瞭搖頭,賠著笑說:爺說笑話瞭,鄉下人再有錢,咋也不會跑到保定城來剃頭,況且,這天也不早瞭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紅臉男人鼻子瞭一下,突然過去一把抓住正在洗臉的青年,隻見青年臉龐白凈,皮膚微紅,眼睛清澈。紅臉男人手一松,看瞭一眼放在一邊燒得正旺的煤爐,對站在門口的弟兄們說:算瞭算瞭,你們再往前去找找,我在這裡刮個臉,剃個頭。

              紅臉男人一坐下來,鄭大便向青年使瞭個眼色,接著把一塊白圍佈地往前一抖,落在紅臉男人身上,圍住、掖好,鄭大這才低聲地問:請問爺,您這頭,是要淺剃,還是深剃?

              紅臉男人一愣,好奇地問:嗬,我剃瞭幾十年頭,還就沒個人問我什麼淺剃、深剃。你說說看,什麼是淺剃,什麼又是深剃?

              鄭大嘿嘿一笑,向紅臉男人介紹說:這剃頭手藝,說簡單,也著實簡單,修修剪剪,也就是頭上那一把毛發,可真正細究起來,它裡面講究可就多瞭。就說這淺剃吧,是為削發,就是快刀順刀迅速推落;而深剃,則可除火,講究刀倒剃、刀舔刮,好比拔火罐,更勝拔火罐,就是要把毛孔全部打開。鄭大一說完,紅臉男人就說:那就來個深剃。

              鄭大應瞭一聲,忙拿過一條雪白毛巾,往紅臉男人頭上一包,十根手指準確無誤地按住頭頂上十處穴位,接著緊三下,松三下,如此反復數遍,紅臉男人就有點昏昏欲睡,神情慵懶,渾身上下道不出的清爽……

              半個時辰後,紅臉男人被鄭大輕輕推醒。紅臉男人揉著惺忪睡眼,隻見自己面部煥然一新,精神十足,十分高興。鄭大忙替他解下白圍佈,抖掉上面的毛發,扶他站起。紅臉男人望著鄭大,問:老師傅這麼好手藝,我以前咋就沒聽說過?

              鄭大嘿嘿一笑,道:爺是忙人,平時沒工夫來此小鋪,初次來,是為好奇。我這手藝,周圍人也不足為怪。

              紅臉男人點瞭點頭,掏出幾塊銅板丟給鄭大,最後說:記住你這鋪子瞭,往後我還會來。”“謝謝,我會盡力為爺服務。鄭大送走紅臉男人,向外張望瞭幾眼,便封瞭煤爐,關門準備休息,突然,剛才那個青年竟然又回來瞭。

              鄭大忙拉他進屋,關上門,把青年帶到鋪子後面的小屋裡,擔心地問:你咋還不走?還跑回來幹嗎?

              青年勾著頭,說:我就沒想過要走。原來,青年來自巴水城,叫王稚,帶著剛剛成親的媳婦,坐車來保定走親戚,誰知一下車,就被一夥人跟上,生生把他的媳婦給搶走瞭。王稚到處打聽,終於知道這些人是保定軍閥胡三俊府上的人,www.5aigushi.com便前去要人,但幾次都被他們打出門。今天下午,他跟著一個給府裡送菜的大嫂混瞭進去,可就在他尋找媳婦下落時,突然被人發現,一路追殺,他翻墻逃瞭出來,要不是鄭大出手相救,可能早已死在他們手上。

              鄭大聽完王稚的話,嘆瞭一口氣,說:如此亂世,你還敢與他們作對?唉,你那媳婦落入他們手中,這也是她的命。

              王稚一聽,倔強地說:你們怕他們,我可不怕。他們作惡多端,為百姓所唾罵,我就是去死,也要去和他們拼瞭!

              鄭大又嘆瞭一口氣,說:俗話說:惡有惡報,善有善報,不是不報,時候未到,你此時又何必再去冒險?好瞭好瞭,今晚就在我這歇一夜,明早速速離開,這裡已經沒你的事瞭。